相爱十年小说

还没走近河塘,前方的一大片绿就将我的视线锁住。

相爱十年小说

我常常忆起一脉清光,一盏淡茗,竹下再读瘦尽灯花又一宵。

孩子耐不住寂寞,在炕上嘻嘻哈哈打闹着,少不了大人的数落几句:炕上都不安生?把她抱回家吧,我实在是没有闲暇养它,拉屎撒尿的也没有地方。

遍历了从一个片断到另一个片断,小说从一种尘俗到另一种尘俗,终究没有遇上化外,也没有遇到混沌。

我不听,总以为我会找到的,我相信love不会就这样抛弃我而去,love,回来,love,小说回来,我放声呼唤,多么希望它会突然从某个角落里一下子蹦出到我的面前。

相爱十年小说砍草时,需弓起腰,割一大把草握在手中当引子,把草竖顶住要砍的草,与草形成直角似的,用力砍草,小说产生刷刷的声音,再看那动作,一边砍着草,一边弓着腰往前挪步,就像力与美的展示,砍草方能看出真功夫。

树身有一大缝,透过大缝可见树心已空出约一个石桌般大小的树洞,洞底辅满落叶和不知何时扔进的稻草。

作者:西瓜 发布于 。 300浏览